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神女赋】(15)作者:小隐者
【神女赋】(15)作者:小隐者
 字数:4391


              第十五章心魔

   「不可!」两腿间似若还在缓缓流淌着男人滚烫浓精的杨神盼皱起好看的眉 头,低低一声惊呼,握剑的细嫩皓腕轻轻一收,巧妙的使了一个回旋劲。于电光 火石之间,错开古朴长剑那锋利的剑刃,从赵启颈脖间一擦而过,藉着宽大剑页 上那一股霸道刚猛的回旋之劲,「啪」地一声拍在了赵启右侧脖间的「天鼎」穴 之上。

   剑页之上附有杨神盼一身精纯玄功,赵启便算有云韵半身功力却又如何能挡, 当即被拍的一个倒栽葱往后倒去。

   不过好在这剑页主人似乎并无伤人之心。只是略略数息间,便收了剑锋之上 汹涌席卷而出的磅礴气势。纤白皓腕凌空一震,长剑如龙,电射而回。

   长剑即收,赵启往后「登登」退了两步,勉力定住身形。只见他此时双眼已 然瞪的通红,心中的怒火兀自未消。

   「这恶奴几番羞辱与你,为何不干脆让我一刀杀了他。」赵启宽大的胸膛剧 烈的呼吸着,几经变声的嗓音嘶哑道。

   「你不能杀他。」杨神盼那一对好看如有灵性的眸子却没有去瞧赵启,而是 微微转过她那绝美无伦的侧脸,自顾自的收拾起了散落在地的衣物。

   「他刚刚与人一同在床上玩了你,操了你那两只圣洁无比的粉嫩雪足,还套 着你那挺翘浑圆的屁股蛋子,肆无忌惮的在里面抽插乱射,内射爽了也不知道是 多少次,我心中的女神大人啊,你为什么不让我一刀手刃了这个恶贼,为什么!」
   赵启咬着牙,努力压制着内心深处不断汹涌而起的狂怒念想,嘶哑着嗓音, 痛心疾首,一字顿一字地说道:「你在我的心中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善良,你 的声音是那样的暖人心扉,你就像在圣谷里绽放的一朵冰莲花一般,是那般的神 圣纯洁,怎能容人随意侵犯,怎能容人亵渎?眼前这人不但玷污了你的纯洁,而 且还亵渎了你的身体,侮辱了在我心中最美最美的女神……盼……你告诉我,这 样的人为什么不让我一刀杀了?」

   赵启这句言语说的是发至肺腑,不无真诚。同时又用上了二十一世纪最煽情, 最通熟易懂带满感情色彩的语调,就连那一旁那万年不变淡然如水的杨神盼听了 脸上也是罕见的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

   「不想神盼竟得足下如此厚爱………」

   良久,良久,只听杨神盼一声轻叹,那依旧好听悦耳的声音缓缓说道:「事 事无谐,神盼有负郎君厚望,却是玷污了郎君心中所想。」

   「那,不如,你跟我走吧……我带你离开这里,离开这个鬼地方!」赵启似 乎是被迷了心窍了一般,这句话鬼使神差般的从口中说出。

   赵启浑身战栗般的颤抖着,双眼一瞬不瞬盯着杨神盼那精致好看的面庞。
   「我……我……怎么敢对她说出这样的话……以我现在的实力有能力去保护 她吗?她…会不会答应我……」

   明知希望渺茫,但仍旧有一丝说不出的希翼在赵启心中久久回荡着。

   「感谢郎君对我的关护之心。」果见杨神盼脸上恢复了之前一般的淡然神情, 道:「只是神盼尚有重大使命在身,怕是要辜负了郎君一片良苦用心了。」
   尽管赵启心中早已预料到这番话语的最终结局,但听见杨神盼之言,内心还 是禁不住闪过一丝悲痛,「难道我在她眼里真的就那么不济事吗?她宁愿留在这 个鬼地方天天在床上被人各自玩弄也不愿意跟着我离开?」

   蓦地,一丝明悟在赵启心中升腾:「是了,是了,我真是糊涂到家了,这么 简单的道理,我怎么连这个都想不清楚,神殿实力之强劲若斯,她这么说一定是 在保护我,不想让我受到伤害才对!」念及此处,赵启心中当下想起了之前种种 迹象,更是坚定了几分信念:「我现在手下势单力薄,别说保护她,恐怕就连自 己也是保护不了,我的手下如果有足够的实力,那还怕什么神殿,还怕什么大庆 皇室,谁挡我的路,我通通给他推翻,什么人我不能保护。」

   赵启心中如是想着,眼中绽放出的光芒也越来越亮,仿佛在这茫茫迷雾中找 到了一条能够指引他继续前行的明路,「在这乱世之中,唯有自己手头握有枪杆 子才是真理,只消我自己足够强大,莫说保护盼儿,便是就在这里当着那神念老 儿的面说我就带着她走又有何妨!」

   想着想着,赵启思绪不禁又神游天外,回想起了方才在床边撞见杨神盼夹着 一对粉嫩晶莹剔透的小脚丫子,被裴放紧紧压着翘臀,一注精液,一注精液的缓 慢内射着的那一幕香艳场景,下体不由便是一阵坚硬,忍不住心中思量道:「这 等内射小盼儿的场面单单是看着都很爽啊,裴放这杀才,竟然让他白白尝到了内 射小盼儿的滋味。」

   赵启心中动念:「如果真的是到了那个时候,我是不是也可以和他们一样, 经常也让小盼儿在床上陪我玩个几次无套内射……」

   心念即起,邪念顿生。

   赵启瞬间感觉在自己整个人的魂儿都像是被抽空了似的,一下子全部都陷入 到了眼前杨神盼那亮如明溪一般的美眸中当中去了。

   「我……我这是怎么了……小盼儿是天上神女,她是那么的干净纯洁……我 怎么能如此下流的想着要插她的嫩穴儿,还要玩什么无套内射……那这样做我和 他们又有什么区别……」

   那种肮脏到骨子里的感觉就像是毒药一般,于刹那蔓延到了赵启整个身心。
   不甘,不怨,自卑,仰慕等多重纠结复杂的心理不断的交错着在赵启心中分 散复又聚拢。

   「不……这不公平,为什么神殿这伙人能够天天和我心目中最美丽的女神在 床上畅快的打着炮,玩着内射,凭什么他们能够肆无忌惮的享受小盼儿,而我却 不行…」

   「不…我也行的,我也可以的……我懂很多花样,我能做的比他们更好,我 一定能把小盼儿操的更爽……射的更多……」

   赵启状若疯癫,只感自己眼前一片混沌,就像是被缚住了双手丢进了一个无 穷无尽的黑暗陷阱当中,无论自己怎么挣扎怎么呐喊都是无人应答。

   而正当赵启于脑海中恐怖的黑暗混沌拼搏争斗之间,蓦地感觉头脑一清,却 是一个女子极为好听的声音一下子将赵启迷失在混沌黑暗当中的雾岚全部扫除。
   「你入魔了……」

   心魔即去,赵启灵台复又恢复了清明。

   「我这是……」赵启不可置信的盯着自己刚刚恢复自由操控的双手结结巴巴 的说道。

   「明神功!郎君真是好狠的心,不想这些时日未见,你竟夺了云家姐姐的半 身功力。」

   「小盼儿,你……怎么会知道!」赵启闻听此言当即吓得浑身一个激灵,他 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何时入魔的,自己又是何时被神盼窥破了心思,难道是自己早 先在卧龙山中吸了云韵的功力而导致的心态失衡因而生出的魔障吗?他生怕杨神 盼对自己生出误解,当下一连急忙辩解:「我实非有意夺舍!事实如此事出有因!」
   「神殿玄功九重当中有一种望气之术玄名九龙,小女子有幸学得毛皮一二!」 杨神盼美眸盯着赵启眼睛,淡淡说道:「郎君不用说与我听,关于此间辛密秘你 懂,我也懂!」

   赵启仿佛被戳穿了玩弄云韵屁眼儿之事实,不由心中一阵羞愧,道:「此事 干的虽然有些荒谬,但我待你之心却是心诚无比!」

   杨神盼那好看的美眸直视赵启,眸中似有一丝笑意荡漾:「那即使如此,郎 君可否告知神盼,你来此处莫非不是想加入神盼的献祭大典么?」

   杨神盼语气这一下转变的极快,赵启一时间难以回答,张口结舌间不由语塞。 赵启心说,若说是吧,只怕自己要被归入裴放与昭德少主等好色之流。说不是吧, 这话却又不尽详实,自己会来到此处,压根就是跟着杨神盼来了。真要自己信口 否认,却在杨神盼一对明亮眸子下根本撒不了谎。

   赵启头大如斗,正不知道如何作答间,只见杨神盼那好看的脸庞自嘲般轻轻 一笑,淡然道:「是,那便是了,我不在意,郎君也无需为此感到挂怀!」杨神 盼说着话间一顿,扬手一挥,掌间那嫩如青葱般的手指轻轻一撩,拨开额前几缕 细腻长发,露出额前一点清秀眉心,那如有灵动一般的美丽眸子,如迎春风般认 真的凝视赵启:「定州礼钟乃神州苍生之意愿所在,如若礼成也是造福苍生,盼 亦无悔恨之心,如若郎君有缘得入天坛,也想一尝神盼卓韵风姿,神盼也愿以身 祭道以了诸君夙愿!」

   赵启听见杨神盼这番惊人话语,腹中一热,脑海竟是没来由又联想出了一幅 杨神盼一身衣物被扒了个精光,裸着身子被众人提着胯下一根大屌围在中间,翘 着她那两瓣浑圆挺翘到不像话的屁股蛋子趴在地上,被十几个猥琐汉子操的是嘴 里「嗯」、「嗯」娇吟不止的那一幅场景。

   「干,我绝对不会容许这种事情在我眼皮子底下发生!」赵启下体坚硬,撑 起了一个小帐篷的同时,心中却在暗暗害怕不已:「如果真的会有那么一天的到 来,只怕那些名如并州排教醉酒仙、泥猴儿之流与往日里垂涎小盼儿美色的邪魔 外道们都会争先恐后的赶将过来操小盼儿的嫩穴儿,自己只要留有命在,却是无 论如何也不能做视它的发生。」

   赵启即下定决心,当即便一拱手,一双眸子紧紧盯着杨神盼那对点睛美眸, 认真说道:「盼儿姑娘,实不相瞒,在下乃为大雄宝寺入世之尊」赵启「,现居 凌云殿神罚堂殿首,愿画地为牢以性命相托,为姑娘守得一方极乐世界净土!」
   赵启这番话说的极为真诚,杨神盼却仿佛看透赵启内心一般,略只微微莞尔 道:「原来是大雄宝刹的出世高足,神盼不敢奢求庇护,唯求这一方净土得享太 平也。」杨神盼定定向赵启回了一礼道:「不知云家姐姐现在可在锋上,尊者如 若方便,且带奴家前去一望。」

   「这……韵儿……在是在的,只是……那个真的不好意思,我今天刚到,对 这凌云殿不太熟悉,只怕不能……」赵启闻听此言着实给吓出了一身冷汗,杨神 盼要去看云韵,这不是不可以,只是自己此时身在神殿,根本无暇顾及其他,他 手下的那黑老五是个色中饿鬼,此刻与云韵一独处山中,又缺了管教,以他那好 色如命的性格,此时只怕十有八九扒光了云韵的衣服,正双手擒着那俏丫头片子 的挺翘屁股蛋子,一下一下操着她那如梅花初绽的娇嫩小屁眼儿。自己若是就此 带着杨神盼贸然进入,看见了这么一副香艳情形,只怕自己整个人都要被杨神盼 给误解了到死了。

   是以赵启含含糊糊的出言相左,只是杨神盼却似并未听出赵启言重闪烁,摇 着头说道:「无妨,我自幼便在这凌云殿中长大,这凌云殿座锋上的一花一木一 草我都均为熟悉,尊者大人如不识路,便由神盼代为指引吧。」

   「尊者不敢担,神盼姑娘还是叫我的名字吧。」赵启大感汗颜之下,灵机一 动,连忙伸手一指大床塌下那还兀自怒挺着阳具沉沉昏睡的裴放裴师爷与昭德少 主二人肥胖身躯道:「盼儿姑娘,那这两人便如交给赵某来收拾吧。」

   「尊者勿管,此处天亮自会有人收拾,且由着他们躺在这里吧!」杨神盼皓 首低垂,美眸自顾,两只嫩如青葱的小手儿一边灵巧的帮着自己两只分外诱人的 白嫩小裸丫子穿着绣鞋儿,一边对着一旁早已看呆的赵启说道:「眼下时辰不早, 我们这便赶紧出发吧!」

   「小盼儿这等人间极品的小脚丫子,竟也能被这等肮脏下流之人恣意剥了织 袜,夹在胯下射精淫玩,当真是羡煞我也!」赵启看的垂涎三尺,怔怔出神间, 惊闻杨神盼声音,惊得心中一个突突,当下即刻警醒过来。他唯恐自己徒然生出 的龌蹉心思被杨神盼一对慧眼看穿,只得强打起精神硬着头皮抬脚出门探路。
   赵启一边前行,一边在心中默默祈祷。只在心中期盼着那黑厮此时最好在乖 乖听话,切莫污了佳人之眼。

   是夜,云月初分,赵启杨神盼一行二人踏出寝宫,就着这漫天稀疏晨光,观 山望月而行。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